人民日报海外版:又见清水绕城郭
发布日期:2020-07-07 14:47:04 浏览次数:

     

无锡巡塘古镇。锡 水摄

     

小朋友在河边玩耍。锡 水摄

      

无锡滨湖区胡埭镇小胡山浜。本报记者 潘旭涛摄

      


无锡惠山区洛社镇福山村湿地公园更换绿植。资料图片


  2018年6月,全国全面建立起河长制,到今年6月,整整两年时间。河长治水成效如何?6月上旬,记者来到江苏省无锡市采访。

记者发现,这里的河长制不仅“有名”,更“有实”。无锡市率先开始了“有名”——让市县区主要负责人担任河长;无锡市也真正做到了“有实”——河长重实干、有作为。

有了河长,无锡又见清水绕城郭。

担起责任——

李区长爱较真儿

去年12月,李先光调任无锡市梁溪区副区长,成了区级河长。刚一上任,他就把一份闸站设计方案退了回去,原因是图纸上没标等高线。

“不知道地势高低,我怎么判断在哪儿建闸站合适呢?”李先光解释说。治水时,他就是这样较真儿,看图纸如此,巡河更是如此。

今年4月的一天,李先光到南兴塘河巡河,站在桥上,往水里望去——有气泡!

“可能是甲鱼。”身边的人说。

“不像,我得下去看看。”

李先光找来一艘清理垃圾的小船,靠近冒泡的地方一瞧,果然不是甲鱼,而且气泡周围的水变浑了。“很可能是企业偷排。”李先光想。

于是,他坐着小船,循着一处处冒泡点,开始溯源。就这样,船开了近10公里,前方再也找不到冒泡点了,线索就此中断。

总要查个水落石出。李先光又叫来作业人员,下水一探究竟。手一摸,是管子。原来,这是曝气增氧管。正常情况下,曝气增氧管气孔朝上。可能是被行船撞到了,管子局部翻转,气孔朝下,喷起了淤泥。

接受记者采访时,李先光站在一幅梁溪区水系图前,手不停比划,熟练地介绍着流域治理情况。完全看不出,他是位上任不久的“新河长”。

肯下工夫自然见成效。2016年,梁溪区黑臭水体数量占全市一半以上,多达22个,如今,全区已经消灭了黑臭水体。

“河长制不是‘挂名制’,河长‘有名’更应该‘有实’。”无锡市水利局局长张海泉说,推行河长制就是要改变“九龙治水”、各行其道的状况,一个河长综合包干、整体协调、全面治理,从而使治水一盘棋。

无锡市锡山区安镇街道办事处副主任牟晟,也是去年刚上任的河长。一到岗,他就遇到了件棘手的事。

早些年,一位姓冯的老板在九里河建了码头,运砂石沥青。如今,九里河变成了调水通道,冯老板的手续也过期了,可他就是不搬走。

有段时间,牟晟几乎天天给冯老板打电话,但他从来不接。几经辗转,牟晟终于联系到了冯老板,约见面约了五六次,最终,冯老板同意见面聊聊。

一见面,冯老板就怒气冲冲地问道:“凭什么赶我走?”

牟晟没有直接讲政策,而是先肯定冯老板对当地的贡献,又聊了些家长里短。慢慢地,冯老板情绪稳定了,也吐露出了真实想法:“我的码头过不了环评,我知道早晚要搬。可你们催得太急,让我心里不舒服。”

思想通了,后续就好办了。去年12月25日,码头设备拆卸完毕。3天后,码头复绿。记者到现场看到,曾经的码头已被一层低矮的绿树覆盖,河里的水草长了起来,爬上了驳岸。

虽说当河长时间不长,但牟晟处理了不少问题:扑下身子到村里安排工程建设,调动多个部门集中解决难题,等等。“治水是个慢活儿,当河长要有耐心、有恒心。”牟晟向记者说。

长效治水——

老蔡回村住了

无锡市滨湖区胡埭镇马鞍村有条蔡巷浜,蔡巷浜岸边有幢二层民居。记者站在这幢民居对面,眼前是一片诗意的乡村水韵:灰白民居与拂堤垂柳对望,蓝天白云与粼粼水波呼应……

马鞍村党总支书记、村级河长王伟峰说,马鞍村的治河故事,可以从这幢民居说起。

长期以来,蔡巷浜接纳了周边居民的生活污水,水质一直徘徊在劣五类。2017年,蔡巷浜被区里列入整治范围,村民不能再向河里倒污水了。但王伟峰发现,还是有一户人家,天天到河里洗马桶。

这户人家就住在这幢灰白色民居里。房子是村民蔡仁根的,但他长年住城里,里面住的是外地租户。

王伟峰想劝说租户,结果碰了一鼻子灰。租户说了,在家洗马桶不方便。王伟峰多次登门,没想到反而惹怒了租户,他扬言:“以后我专挑领导来检查的时候洗马桶!”